清流 文投控股“往來款”遭問詢 借款單位與綦建
2019-06-28 08:06 來源:未知
清流 文投控股“往來款”遭問詢 借款單位與綦建
陽江日報

  第二人股東所持股份被多方輪侯凍結,總經理兼董事綦建虹業績對賭完成后半年業績雙雙下滑:文投控股上半年收入8.36億元,但凈利潤不過720萬元,同比下降97.94%。

  除了面臨業績下滑,經營性活動凈現金流為負,市場監管資金收緊等情況外,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文投控股上半年一方面向控股股東文投集團借款5億元,一方面拿出2億元資金外借,而這一外借金額相當于去年同期的15倍。

  上交所近期對上述“往來款”發函問訊:上述往來款大幅增長原因和形成原因,以及其中兩家主要資金貸入方和上市公司、第二大股東耀萊文化產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耀萊文化”)及其主要負責人綦建虹等是否存在關聯關系或其他利益安排。

  文投控股2018年9月29日回復,稱上市公司、耀萊文化及其主要負責人綦建虹等與上述往來款單位不存在任何關聯關系以及其他任何利益安排。

  不過網易清流工作室調查的結果顯示,上述引起交易所問詢的主要往來款單位,與綦建虹多有歷史淵源。其中一家公司的控股股東,還在綦建虹控股的多家企業里擔任執行董事等職務。

  2018年8月28日,文投控股披露半年報。半年報稱,文投控股與其他單位間往來款2.06億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275萬元,同比增長1513%。

  其他單位間往來款主要包括,文投控股全資子公司耀萊文娛向匯耀控股集團(下稱“匯耀集團”)出借美金1550萬元、文投控股全資子公司耀萊騰龍國際影理管理公司和耀萊影視文化傳媒公司向霍爾果斯瓏禧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霍爾果斯瓏禧”)出借8500萬元。

  9月11日,上交所發布問詢函,要求文投控股回復上述兩家主要往來款單位匯耀集團、霍爾果斯瓏禧與文投控股、第二大股東耀萊文化及其主要負責人是否存在管理關系或其他利益安排,并限期9月17日之前回復。

  文投控股方回函稱,經查詢全國企業信用信息網信息及香港查詢機構提供信息,上述主體不涉及上市公司及董監高、公司第二大股東耀萊文化及其主要負責人、子公司耀萊影城及其負責人。

  回復函稱,查詢霍爾果斯瓏禧的工商信息,由北京鼎巨全貿易有限公司(下稱“北京鼎巨全”)和北京眾達德盛經貿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北京眾達”)分別持有99%、1%。公司主要人員包括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楊仁俊、監事朱元春。因此,這些主體不涉及到上市公司以及要來文化及其負責人等。

  但是網易清流工作室穿透霍爾果斯瓏禧股權關系背后發現,這家公司與耀萊文化的實際控制人綦建虹有諸多淵源,不僅其主要控股法人股東“北京鼎巨全”的歷史股東中出現過綦建虹控股的其他公司,而且“北京鼎巨全”現在的控股股東孟純,還在綦建虹控股的多家公司里擔任執行董事職務。

  具體表現為,霍爾果斯瓏禧的大股東背景穿透中,北京鼎巨現股東為兩位自然人孟純(持股95%)和劉小凡(持股5%)。但是2016年8月之前,該公司為兩個法人股東——北京亞富聚通商貿有限公司和北京鏡于水商貿有限公司。

  網易清流工作室根據天眼查信息發現,上述兩個法人股東的股權穿透背后最終受益人均為耀萊鐘表珠寶有限公司(下稱“耀萊鐘表珠寶”),分別持有上述兩家公司股份80.6%和83.82%。

  而耀萊鐘表珠寶,可以查證的公開信息顯示,其正是綦建虹的港股公司耀萊集團(的全資附屬公司,其承擔著綦建虹整個耀萊帝國在珠寶鐘表等奢侈品的代理的對外簽約主體職能。

  而北京鼎巨的現在主要控股股東孟純,至少還在另外6家與耀萊集團關聯的企業擔任執行董事等高管一職。如耀萊鐘表珠寶穿透后控股的北京青青芳草科技服務有限公司、北京融海弘泰科技有限責任公、北京清谷坊商貿有限公司、北京吉宇鑫景觀設計有限公司、北京雅博盛誠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升起點文化發展(北京)有限公司。

  這也意味著,霍爾果斯瓏禧在多條路徑中與綦建虹存在淵源關系。在綦建虹任職文投控股期間,文投控股將資金,借給與綦建虹存在多種淵源的公司。

  而另一筆引起交易所問詢的往來款,涉及單位為匯耀集團,注冊地香港。文投控股披露數據為,該公司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為Wong Wilson。文投控股僅籠統地概述此人以及匯耀集團與文投控股、耀萊文化及其負責人等無關聯關系,除此之外,并未披露這位英文名為“Wong Wilson”的更多詳細信息。

  網易清流工作室查詢發現,Wong Wilson為匯耀集團現任唯一股東及董事,該公司是其在2016年5月18日受讓自一家秘書公司。該人士的關聯公司中包括香港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

  此前曾有媒體報道,港股企業華建控股(0479.HK)的董事會兼執行董事Wong Wilson,曾參與投資香港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

  根據華建控股2017/18年中期報告顯示,華建控股持有耀萊集團840萬港幣的投資。(按照2017年12月31日公允價值)

  綦建虹曾經左手持有文投控股為代表的影視文化資產,右手握有以港股企業耀萊集團(00970.HK)為代表的奢侈品牌代理資產,更是因為與成龍在商業關系上的密切合作而備受矚目。

  然而進入2018年,完成與文投控股的業績對賭,拿穩當初資產出售的23.2億元后,綦建虹個人在商業進展頻遭“追債”:先是其控股的耀萊文化及其個人因為經濟糾紛多次被告上法庭,被索賠數億元。

  今年4月,因涉及經濟糾紛,耀萊文化所持3.03億股文投控股被揭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凍結。7月13日,原告李某撤訴,雖解除對耀萊文化名下財產所采取的保全措施,單文投控股稱并未收到。

  今年6月,耀萊文化和綦建虹在一樁民間借貸糾紛案中被列為被告,最后原告吳某7月撤訴。8月,耀萊文化耀萊文化持有的公司2.82億股限售流通股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司法凍結 ;8月28日,耀萊文化持有的公司2.82億股無限售流通股被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輪候凍結,持有的2108萬股限售流通股被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凍結;9月11日,耀萊文化持有的公司2.82億股無限售流通股被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輪候凍結。

  綦建虹還遭遇文投控股的“索債”。8月14日,文投控股旗下的耀萊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耀萊影視”)、北京耀萊騰龍國際影理有限公司(下稱“耀萊騰龍”)分別向法院申請對綦建虹名下1734、3126萬元財產進行查封、凍結。

  而值得注意的是,隨后8月16日,文投控股對外公告稱,綦建虹因為個人身體原因辭去文投控股的任何職務。不過,在其辭職之前,綦建虹還套現數億元。

  2018年1月30日,綦建虹控股的耀萊集團擬以不低于6.52億元的價格向綦建虹收購北京文福恒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北京文福”)全部股權。

  3月6日,簽訂具體交易細則。實際上,交易對象主要是綦建虹名下位于北京市朝陽區幸福二村40號樓A座-1至4層40-1的房產,建筑總面積為8312平方米。當時并未注入北京文福。為完成該項交易,綦建虹將這些房產登記在北京文福名下,然后將公司賣給耀萊集團。

  耀萊集團方面表示,由于上述房產大部分為耀萊集團奢侈品牌代理商的展廳及集團辦公室,此項收購有助于集團節省開支以及探索中國房地產的投資機遇。

  “這很可能是通過把個人資產放在上市公司名下,然后把資產和自己撇離關系。這樣面臨訴訟追究的時候,這種資產是安全,而且還能從交易中獲取資金償還一部分債務。”一位從事投行業務多年的資深人士向網易清流工作室分析稱。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1月30日和3月6日披露的交易細則中,前后兩次付款方式發生變化,其中的付款細則有耀萊集團建議現金和認股期權的方式支付,變成全部現金支付。

  綦建虹或許預感到自身對資金的迫切需求。根據公開可查數據,綦建虹已經被執行的金額在8億元以上。執行信息公開網上有三起綦建虹作為被執行人的執行案件。最早的一起為2018年7月18日立案的(2018)京02執496號案件,綦建虹要求執行標的6.51億元。9月12日被立案的另一起執行案件中涉及金額為5591萬元,10月8日被立案的案件涉及金額為1.2億元。

青海11选五走势图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