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元素寫作法拯救碎碎念 寫稿總寫成采訪記錄怎
2019-11-10 03:43 來源:未知
四元素寫作法拯救碎碎念 寫稿總寫成采訪記錄怎
陽江日報

  有些話總是平庸得精彩,比如“好醫生都是從病歷堆里爬出來的。”大概來自某次久遠的采訪,受訪人欲表現其敬崗愛業,我卻琢磨出別的意思——要知好,先知壞。

  后來當了編輯,對壞文章雖偶有惱怒,更多卻是珍視。不該么?壞東西看到最后,亦不過“好文章都是相似的,爛稿各有各的爛”。它們可能有1公里長的引語,或者5公里長的資料堆砌,又或者10公里長矯情的碎碎念。

  有個癥狀尤為常見,姑且稱之為“說完又說綜合征”,通篇除了導語,剩余都是人物原話,滿眼“他說、他又說、他還說、他補充……”。遇到這種稿件,我會直接退回給記者,像鹽商拒收海水一樣。

  后來,幾個老編輯琢磨出一套可量化和拆解的基礎元素寫作法,即以“敘述、描寫、引語、背景”為基本單元,分拆模仿經典作品。

  這方法好啊,年輕人們都喜歡,相當于把一件云里霧里的事情纖毫畢現了。后來還升級為色譜分析,每種基礎元素對應一種顏色,逐句逐段給范文分類標色,作者的行文密碼就現形了。

  這方法傳到我們這“屆”編輯,又被賦予更魔性的口訣: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姿勢,再來一次。取材于廣場舞,當時滿街滿巷都是大媽在分解舞步,一開始自己能把自己絆倒,再過兩周就跳得賊溜了。再復雜的事也經不住庖丁解牛,寫作也同理。

  他母親再也沒有回來,而這決定了恩里克的命運。后來,在他十幾歲、實際上還是個小孩的時候,他將獨自踏上赴美尋母之路。【敘述】不知不覺中,他將成長為那些來自中美洲和墨西哥、非法進入美國的雙親皆無的兒童中的一員。【背景】

  據估計,他們的數量每年多達48000人,其中約有三分之二的人躲過了美國移民與歸化局(INS)的監管。【背景】

  每一句每一段都各有所歸,如果再標上色,不難發現,好文章都是各色穿插有序,如果全篇集中一兩種顏色,多數是有問題的。

  后來我們發現,“一二三四法”還能解決更多問題,如開頭說的“說完又說綜合征”。四種行文基礎元素相當于標識清晰的筐,將采訪所得分拆變換,對號入座,通篇引語的魔咒就有解了。

  案例背景虛構為:一個叫林林的女作家,花十年寫成作《黑峽谷》,成為文壇最耀眼的新人。我去采訪她,其中一個問題是:當初你為什么要寫這本書?

  “那要從十年前說起了,當時我22歲,趁大三暑假一個人去川西,結果一路下雨,困在一家旅館,那是個背包客落腳的村子,挺荒的。旅館建在山腰,背面就是懸崖。天氣太糟糕了,感覺人都快霉掉了。

  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外面又下雨了,窗簾被吹得亂飄。當時心情超差,看著像啥呢……對,像兩支招魂的幡。我起來去關窗,外面狂閃電,你肯定想不到這場景,太壯觀了,整個天空亮了,地面也跟著亮,地上還有一道道裂谷,黑乎乎的,就像電影里的外星球。雨越來越大,把玻璃打得啪啪響,我突然有了沖動,想寫東西,就是想試試,沒準我也能寫小說呢?

  有了念頭就壓不住了,第二天我冒雨回去,到家就開始寫,那晚的場景還被我寫進開頭。現在想起來,還真是神奇,一種被召喚的感覺。”

  以上是原汁原味的人物自述,很口語,也很破碎。我們需要對照四種基礎元素,把信息歸類、改寫、打磨。

  引語應該遵循“從簡原則”。具體到林林的訪談,我看中兩句,一句是像兩支招魂的幡”,寥寥數字,環境心情都再現了;另一句是“沒準我也能寫小說呢?”無心插柳、舉重若輕的感覺也出來了。

  故事的基石是細節,但不能都是細節。描寫實則是行文中最奢侈的部分,會減慢敘事節奏,但又以代入感補償——讓讀者身臨其境。

  林林的講述,最具此潛質的就是看窗簾亂翻,繼而看到閃電降臨大地的一幕,很魔幻,像奇觀一般,值得多著墨。

  有人會分不清“敘述”和“描寫”。敘述相當于發生了什么,側重結果,描寫則是怎么發生的,側重過程。

  完成這四步,一段人物采訪的信息點就各有所歸,可以各司其職了。再刨掉冗余信息,我寫成以下段落,至少是個合格的人物稿開頭——

  22歲那年,林林用大學最后一個暑假行走川西,卻遇上了壞時節,被雨困在一家懸崖旁的旅館。【敘述】某晚,她躺在床上,看窗簾在風中翻滾,喪得像兩支招魂的幡”。【描寫+引語】

  窗外,閃電撫亮曠野,山谷幽深連綿,恍惚間如處外星異域。雨滴在敲窗,林林卻突然有了念頭:“沒準我也能寫小說呢?”【描寫+引語】

  這個想法如此強烈,她迫不及待地回到城市,一寫就是10年,有了后來的《黑峽谷》,開頭一幕便是當年的孤村雨夜——作家記憶中那個無法言喻的“神啟瞬間”。【敘述】

  這部作沒有辜負時光,再挑剔的評論家都同意這是近年文壇最大的驚喜。更何況它在商業上也毫不遜色,上架一月就穩居暢銷榜。已經有媒體用這樣的標題了:2019將是林林年。【背景】

  四種基礎元素的排列為:【敘述】—【描寫、引語】—【描寫、引語】—【敘述】—【背景】,這就是該段落行文的“舞步”。

  正如樂曲不會永遠以同一音階開頭,四種基礎元素的排列組合也永無窮盡。對新手而言,熟練模仿幾種行文套路,就像下山前師傅贈予的錦囊,總能排憂解難。假以時日,便無須再蹣跚學步,做到無招勝有招了。

  以上案例,只是一個理想狀態的模擬。實操中,核心信息的交叉印證,正反觀點的平衡,用引語來規避風險等,也是寫作中材料處理的必備技能。當然,這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至此,“說完又說綜合征”算是有了一劑藥。若要根治,技巧是一方面,還事關判斷力、經驗和勇氣——敢于跳出資料、俯瞰全貌并迅速抓住本質的能力。

  從這點看,“一二三四法”只是經驗的產物,它甚至不是一個嚴謹的寫作理論,只是一群老編輯絕望之際的應對之舉。它能迅速拉新人一把,但不能護送更遠。系統訓練、積累理論、豐富實踐和閱歷才是真辦法。畢竟,好作者都是時間研磨出來的。

  關鍵詞

  本文為自媒體、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青海11选五走势图电子